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佟佳雨霏

《世祖章皇帝實錄》

 關閉 [複製鏈接]

朝廷命官

威望661
聖眷245
銀兩7044
文采 0
武藝0
戲點0

106

主題

1649

帖子

9915

積分

爵位
議政
職位正五品東直門守備
兼職從五品署理揚州同知
兼職從五品翰林院侍講
兼職不設品廣平典史
榮職從七品武信佐騎尉
榮職從九品登仕佐郎
族籍漢族正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3 09:56:2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清世祖體天隆運定統建極英睿欽文顯武大德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實錄卷之一百四十三  

順治十七年。庚子。十二月。壬午朔。皇太后遣公遏必隆、祭端敬皇后。  

○升江西袁州參將孫加印、為浙江衢州副將。廣東廣州水師右協參將吳文猷、為河南協守開封副將。福建福州水師署副將韓尚亮、為江西南贛右協副將。陝西慶陽署副將王可就、為浙江杭州城守副將。  

○兵部議覆、禦史艾元複疏言、湖寇陸二、陳二、聚眾行劫。賄求招撫緣由。應敕江浙督撫嚴查。從前已撫之賊、應令各該督撫、嚴行密訪。有無通賊情形。見在安插何地。應移何衙門效用。務期解散黨類。無使釀害地方。嗣後果系嘯聚積年巨寇、率眾投誠。准其招撫。若草竊土寇、即行撲滅。毋得濫撫、以長亂萌。從之。  

○癸未。遣內大臣伯索尼、祭端敬皇后。  

○賞軍政卓異總兵官張勇、副將張瑋等、袍服有差。  

○甲申。降補吏部侍郎禪代、為都察院左副都禦史。  

○福建道禦史胡文學奏言、舊例科場磨勘。必俟直省朱卷解齊、公閱全完、然後匯題。濡遲時日。彌縫轉移。為弊滋甚。更有神奸巨憝、乘人疑畏之際。藉端恐嚇。流毒無窮。請敕部速將解到朱卷、移科公閱。照省分題。庶公論早定。而鑽營訛詐之弊絕矣。得上□日、此奏是。禮部議奏。  

○內大臣、會同刑部審奏耿焞一案。以耿焞已經病故。相應免議。賈一奇贓數太多。應擬絞監候。楊桂英、貪贓十兩以上。應革職。免籍沒。責四十板。流徙甯古塔。尚祜卿、送耿焞銀兩涉虛。張有才、轉送銀兩與耿焞亦虛。俱應免議。得上□日、貪官本身既經流徙者。免其家產籍沒。今耿焞未經流徙、病故。應否籍沒家產、著再行確議具奏。  

○丙戌。諭吏部。朕念諸臣世襲官職、得之不易。國家延世報功。典至重也。其不幸而無子孫者、即行停襲。何以示勸。前經議定承襲世官、應以親子孫襲替。如無子孫、應以親兄弟襲替。此外宗派疎遠、同族同姓者、不准襲替。及嗣養疎遠宗族之子者、亦不准襲替。其襲替時、應照見在世職之人派襲。朕反覆思維、于心尚有未愜。世職襲替、應論得功本身。使之相承。若照見在世職之人派襲。或遇有乏嗣者、雖永遠世職。竟致斷絕。殊為可憫。嗣後凡系世職有子有孫者、仍照常襲替外。其無親生子孫、有本生祖父及親伯、叔、兄、弟、侄男、侄孫、概許襲替。其嗣養疎遠宗族之子、不許承襲。著永著為例。如有照前議停襲者、爾部即遵此諭、察明應襲之人。開列具奏。  

○戊子。刑部侍郎尼滿、會同駐防京口大將軍劉之源等、遵上□日議奏。臣等查審馬逢知交通海逆一案。緣有海賊柳卯、于沙浦港、被我軍擒獲。逢知聲言系投誠之人。停留信宿。給食賞銀。托言令往招撫海船、縱之使還。又海逆鄭成功、曾遣偽副將劉澄、說令逢知改服衣冠。領兵往降。逢知聲言欲殺劉澄、而實未殺。回饋劉澄銀兩。又差人以扇遺成功。又將申報成功投誠之本先示成功。又蔡正、系奉上□日發回之人。不即斥逐。私留數月。將蔡正之發薙短以便潛往。又遣人護送出境。給以銀兩、及狐腋褂、附子、毯子等物。並寄成功書劄。至勸留劉澄招撫之事、訊之副將趙光祖、岑應元、供稱並無見據。又趙光祖等供劉澄帶來書。系逢知之弟馬三、接自逢知之手。即經裂碎焚毀。是逢知當日叛逆從賊。雖未顯著。然當海賊率眾、直犯江南之時、托言招撫。而陰相比附。不誅賊黨。而交通書信。且潛遣奸細往來。此則臣等查審所得之情節也。疏入。得上

□日、此所審供詞。著議政王、貝勒、大臣、核議具奏。  

○鎮國公郭蓋卒。諡端純。  

○己醜。以鑲紅旗滿洲阿達哈哈番誇紮、為護軍參領。  

○予故廣東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桑芸、祭葬如例。  

○先是奉上諭、凡克城功次。應視攻戰艱苦、敵兵多寡而定。不可論城中之貧富。著另確議具奏。至是部議、凡遇敵寇甚眾、我師從梯登陴、艱苦攻克者。為頭等第一。或敵寇雖眾、主帥出謀制勝。士卒從梯攻克、不甚艱苦者。為第一等。或敵寇雖寡、我師從梯登陴、艱苦攻克者。為第二等。或敵寇既寡、主帥複出謀制勝。士卒從梯攻克、不甚艱苦者。為第三等。敵寇寡弱、守禦猶堅、我師從梯艱苦攻克者。為第四等。攻克州城功、較府城遞減一等。攻克縣城功、較州城遞減一等。衛與州同。所與縣同。凡府、州、縣、衛、所、用紅衣大炮攻破。我師奮勇前進。其功較從梯得城者。俱各減一等。或有寨所築城、我師艱苦攻克者。其功悉與得城同。此外凡遇府、州、縣、衛、所、寨、堡、山、台等處。用力、用計、用間、攻克等項功績。俟臨期酌定。從之。  

○庚寅。工科左給事中楊鼐疏言、臣伏讀上諭、凡秋決各犯、概令減等擬罪。仰見皇上好生之德。浩蕩無涯。第按律減死一等、皆為流罪。而邇來則例不同。定擬難一。法曹聚議、或主內流。或主遠徙。盈廷紛雜。未有定論。若概遵新例、悉流邊遠。非所以仰體皇上矜宥生全之德意也。臣以為洪恩解網。法宜從輕。請敕法司、各照定例減等。昭示畫一。以廣皇仁。章下部議。  

○辛卯。敘擊敗海寇功。授一等阿達哈哈番阿西泰巴圖魯、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閒散章京高英齊、嚴國棟、李廷芝、署驍騎校楂爾敏、博地、為拖沙喇哈番。贈陣亡一等阿達哈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協領胡深布魯、拜他喇布勒哈番索博多、各加一拖沙喇哈番。佐領巴撒裡、撒爾泰、俱為拜他喇布勒哈番。佐領遏塞、驍騎校巴喀裡、阿哈裡、俱為拖沙喇哈番。  

○壬辰。以正白旗拜他喇布勒哈番參齊赫、為參領。  

○癸巳。禮部以元旦慶賀禮儀具奏。得上□日、免行慶賀禮。皇后蒙皇太后慈諭。此三四年來、未令朝謁慈甯宮。以後行禮事宜、有關皇后者。不必開列具奏。  

○增設平西王屬下副都統六員。  

○升湖廣上湖南道副使胡允、為雲南布政使司參政、分守金滄道。刑部郎中李煊、為雲南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洱海道。四川重慶府知府何毓秀、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管參政事、分守臨元道。湖廣辰州府知府蘇弘謨、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清軍驛傳道。安陸府知府馬逢皋、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臨安兵備道。永州府同知吉允迪、為雲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水利道。四川保甯府同知紀堯典、為雲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金騰兵備道。調補四川川西道副使田萃禎、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洱海道。陝西關內道副使藺一元、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曲靖兵備道。  

○免江南邳州、蕭、宿遷、沭陽等縣、十七年分水災額賦有差。  

○刑科左給事中金漢鼎疏言、司寇為法官之長。非重大事情、豈容輕易瀆告。近有瑣屑情詞、混行投訴。株連無辜。守候□山戊不□月。請敕部詳查審結。或即與註銷。且值此嚴寒。乞遣內大臣、及滿漢諸臣、再為清理。嗣後凡盛暑隆冬、俱應清理刑獄。永著為例。下所司知之。  

○甲午。諭禮部。端敬皇后在日。奉事皇太后、克盡孝道。贊助朕躬、裨益良多。爰遵懿命、追封加諡。一切喪祭典禮、悉從優厚。凡以仰紓皇太后眷悼慈衷。辰朕惓切之懷。並申諸王臣民悲傷感慕之誠。數月以來、辦理喪儀。諸凡吉典、皆暫停止。朕念諸王臣民哀思未已。是以駐蹕南苑。間幸郊原。聊自寬解。以慰臣民。今已數月。尚守服制。吉事概未舉行。臣民鹹有慘然未舒之色。朕心反未慊然。今朕在宮中、仍行期年之禮外。其郊、廟、視朝、慶賀、諸大典禮。俱著照舊舉行。諸王以下、至軍民人等、凡吉慶等事、亦照常行。爾部即行傳諭。  

○賞車裡土司刀木禱、貂裘、緞疋、鞍馬等物。  

○吏部議覆、憲臣霍達參奏、莊朝生不宜典試一款。仍聽禮部、禮科、嚴加磨勘試卷外。其父喪開吊三日、並糾拾冋生劣跡、即系朝生開送等事。應敕該城禦史查明再議。從之。  

○乙未。吏部議覆、憲臣霍達疏言、司道內升、原當慎重。嗣後必歷練三四任、曾舉卓異、或有大功、及薦多者。每□山戊不□定升二人。再查司道內升舊例、每年四人。十七年兩奉上諭、已內升馬葉曾等九人。是司道內升、已過其數。應於十八年、照新例行可也。從之。  

○丙申。升山西右布政使徐炟、為貴州布政使司左布政使。福建按察使祁彥、為河南布政使司右布政使。江西湖西道參政班璉、為山東按察使司按察使。浙江甯紹台道參政宋琬、為浙江按察使司按察使。江南蘇松道副使王紀、為山東布政使司參政、分守濟南道。山西大同道副使馮瑾、為浙江布政使司參政、分巡寧紹道。浙江杭嚴道副使秦鉽、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榆林東路兵備道。直隸懷來道副使李榮宗、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河西道。直隸井陘道副使法若真、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漢羌兵備道。廣東海北道參議鮑開茂、為陝西按察使司副使、分巡西寧道。江西南昌道參議姜圖南、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濟南道。陝西商雒道參議盛複選、為湖廣按察使司副使、分巡下荊南道。湖廣武昌道參議戚良宰、為福建按察使司副使、分巡福寧道。山東濟南府知府吳南岱、為廣東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清軍驛傳道。外轉刑科給事中姚啟盛、為貴州按察使司僉事、分巡都清道。禦史陸光旭、為山西布政使司參議、分守冀南道。補降調蘇松督糧道參政王添貴、為江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徽寧道。  

○旌表節婦、廣東河源縣民李琮妻江氏。東莞縣生員趙汝續妻鐘氏。各給銀建坊如例。  

○山西道禦史餘縉奏言、浙省三面環海。寧波一郡、尤孤懸海隅。往時以舟山為外藩。設師鎮守。俾賊不敢揚帆直指。策至善也。邇來行間諸臣、忽倡捐棄之議。倘形勝之地、逆賊一旦據而有之。非近犯寧波。則遠窺江左。為慮匪輕。應設一忠勇之將。重其事權。隨機措置。更徙內地之兵。增益營壘。以固疆圉。至杭紹兩境相對處、地名小門。其間江流狹隘。若于此嚴設防戍。安置炮臺。令賊舟不能溯江入犯。則會城永無風鶴矣。疏下部議。  

○戊戌。免直隸慶都縣、十七年分被災田地額賦。  

○己亥。加巡撫山西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禦史白如梅、太子少保。以兵餉全完故也。  

○理藩院題、喀爾喀部落土謝圖汗、車臣汗、畢席勒爾圖汗等、每年應各進貢白馬八匹。白駝一隻。其管旗汗、貝勒、及台吉、為首大臣、喇嘛等、許其來京進貢。至小台吉、喇嘛等、託名貢馬貿易。永行停止。仍不許潛入邊境。若欲置買茶帛等物、俱令於歸化城交易。命嚴行曉諭。  

○庚子。授宗室馬喀納、三等鎮國將軍品級。  

○內大臣伯索尼等遵上□日議奏、佐領缺出。如於本旗內豫選才品兼優者十人、俟缺出補用。恐系別佐領下人。則須更換壯丁。且莊村不在一處。難以鈐束。相應停止。仍照舊行。再查定例、凡補各處章京。如系皇上旗內者。該都統、副都統、啟奏諮部。如系別旗者。該部于各該王、貝勒下、取應補之人具題、倘系皇上所知之人、即行補用。不則仍向該王、貝勒、詢其可否。今補各項章京、不詢該王、貝勒、止據該都統、副都統、所擬正陪補用。則其優劣無由而知。嗣後凡補授章京、如系皇上旗內者。仍許該都統、副都統、啟奏諮部。如系別旗者。許各該都統副都統、詢其各該王貝勒。取二三人姓名。用印諮部。該部擬定正陪具題。奏入。從之。  

○吏部、都察院、議覆禦史陸光旭條奏一疏。科道互糾、久有成例。應聽公議、再行申飭。至於劉正宗罪狀。台省諸臣、不加糾察。臣伊圖等議、應將現任科道。交部議處。臣孫廷銓等議、劉正宗、原系言官參劾。而言官無盡人具本之例。應免其議處。議上。得上

□日、科道互相糾參著照例通行嚴飭。餘依前議。會議不許滿漢互異、久經降上□日。今複分滿漢兩議、殊屬不合。著嚴飭行。  

○旌表直隸孝子內邱縣生員智懷行。烈婦、唐縣生員程格妻王氏。節婦、元氏縣民王望山妻李氏。內邱縣民邢一儒妻王氏。浚縣生員王元勳妻尹氏。槁城縣民張宗舜妻馬氏。滄州生員張迪吉母王氏。各給銀建坊如例。  

○以故四川成都總兵官二等阿達哈哈番惠應詔子占春、襲職。  

○癸卯。補原任浙江道禦史季振宜、為湖廣道監察禦史。  

○鑄給車裡軍民宣慰使司印。  

○以故一等精奇尼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祖澤潤子植

松、襲職。  

○內大臣、同刑部議奏、貪官未經流徙身故者、家產例不籍沒。今耿焞身系巡撫。不思盡心報國。贓私累累。情罪重大。除耿焞妻子外。家產仍應籍沒入官。餘俱照前議。從之。  

○甲辰。皇第八子永幹生。  

○補原任編修汪煉南原官。  

○吏部遵上□日、查奏應襲世職姓名。陳泰、原系一等精奇尼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其侄尼滿承襲。尼滿病故、已經停襲。今應與尼滿親叔之子伯奇承襲。綽克圖、原系一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查此職系綽克圖祖花奇塔特之職。今應與花奇塔特親兄之子卓爾賓承襲。庫禮、原系一等阿達哈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子嶽岱承襲。嶽岱病故、已經停襲。今應與庫禮親叔之子紮爾護承襲。拜音圖、原系拜他喇布勒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停襲。今應與其親叔之子薩哈那承襲。阿邦、原系二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今應與其親叔之子吳喇代承襲。阿賴、原系三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查此職系阿賴祖海諸護之職。今應與海諸護親兄之子白陰柱承襲。定南王下孫豹、原系三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其子延運承襲。延運陣亡、已經停襲。今應與豹親叔之子麟承襲。從之。  

○旌表八旗節婦、鑲黃旗兵納木太妻衛氏。正紅旗兵布思泰妻艾氏。代主護妻根氏。撒哈太妻孫氏。護軍鄂薄輝妻庸氏。鑲紅旗參領納爾塞妻偏氏。正藍旗兵蘇班妻蘇氏。鑲藍旗兵郭合尼坎妻吳氏。黑鈕妻拜氏。護軍朱黑訥妻費氏。兵傳達裡妻金氏。俱夫故守節。烈婦、鑲黃旗兵沙藍妻阿氏。撥什庫和尚妻舒氏。正黃旗兵科爾昆妻韋氏。翁幾妻根氏。撥什庫察喀達妻韋氏。正白旗兵傅爾丹妻根氏。鑲白旗護軍蘇拉妻莪氏。撥什庫尹泰妻瓦氏。兵朔色妻何氏。郭拜妻溫氏。巴海妻艾氏。正紅旗代祿妻炤氏。鑲紅旗護軍喀把裡妻篇氏。正藍旗兵德濃格妻門氏。齊格妻訥氏。朱藍太妻卦氏。鑲藍旗撥什庫莫拜妻庫氏。兵吳把海妻格氏。俱殉夫自盡。各給銀建坊如例。  

○乙巳。諭禮部。乳母李氏、當朕誕毓之年。入宮撫哺。盡心奉侍。進食、必饑飽適宜。尚衣、必寒溫應候。啼笑之間、曲意調和。期於中節。言動之際、相機善導。務合規程。諸凡繈褓殷勤、無不周詳懇摯。睿王攝政時、皇太后與朕分宮而居。每經累月、方得一見。以致皇太后縈懷彌切。乳母竭盡心力。多方保護誘掖。皇太后惓念慈衷、賴以寬慰。即讀書明理者、未必過是。此其賢德、今昔罕聞。乃一旦溘然長逝。深堪憫悼。追封恩恤、宜從優厚。爾部即詳察典例、確議具奏。  

○禮部議覆、禦史胡文學疏言、直省鄉試朱卷、解到原有先後。臣部及禮科隨到隨閱。俱於二月會試場前、閱畢具題。今科解到試卷、除順天等六處閱完外。其餘陸續解到各卷、隨閱送科。閱完即行具題。應如台臣所請。不必拘定舊例。其神棍巨憝、乘機借名指詐。自應重法處治。應聽五城禦史、查明糾察。疏入。得上

□日、鄉試朱卷著速行磨勘。不得稽延滋弊。如有棍徒乘機指詐、著五城禦史嚴查。據實糾參。  

○丙午。鎮國公喇篤祜卒。諡曰純

  

○丁未。諭吏部尚書覺羅伊圖曰。拖沙喇哈番賈布嘉、勤勞年久。驅使獨多。三旗大臣侍衛無不知之。著升授一等阿達哈哈番。鄂洛、雖不及賈布嘉。然效力勤敏。著授拖沙喇哈番。  

○戊申。以□山戊不□暮行祫祭禮。遣官告祭太廟。  

○己酉。祫祭太廟。遣內大臣伯索尼行禮。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  

○遣官祭太□山戊不□月將之神。  

○遣官祭五祀之神。  

○庚戌。遣內大臣蘇克薩哈、祭端敬皇后。  

○是□山戊不□。人丁戶口、一千九百八萬七千五百七十二。田地、山蕩、五百一十九萬四千三十八頃三十畝。畦地、二萬二千六百四十二個。徵銀、二千五百六十六萬四千二百二十三兩有奇。米、麥、豆、六百一萬七千六百七十九石五鬥有奇。草、二百二十六萬六千六百五十五束。中茶、八萬七千五百一十五篦。行鹽、四百一十萬五千八百九十七引。徵課銀、二百七十一萬六千八百一十六兩。鑄錢、二萬八千三十九萬四千二百八十有奇。舊鑄銅錢、二十萬一千二百一十有奇。鈔、一十二萬八千一百七十二貫四百七十有奇  

注意人們做了什麼,而不止是說了什麼;因為行為會戳破謊言。

朝廷命官

威望661
聖眷245
銀兩7044
文采 0
武藝0
戲點0

106

主題

1649

帖子

9915

積分

爵位
議政
職位正五品東直門守備
兼職從五品署理揚州同知
兼職從五品翰林院侍講
兼職不設品廣平典史
榮職從七品武信佐騎尉
榮職從九品登仕佐郎
族籍漢族正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3 09: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清世祖體天隆運定統建極英睿欽文顯武大德弘功至仁純孝章皇帝實錄卷之一百四十三  

順治十七年。庚子。十二月。壬午朔。皇太后遣公遏必隆、祭端敬皇后。  

○升江西袁州參將孫加印、為浙江衢州副將。廣東廣州水師右協參將吳文猷、為河南協守開封副將。福建福州水師署副將韓尚亮、為江西南贛右協副將。陝西慶陽署副將王可就、為浙江杭州城守副將。  

○兵部議覆、禦史艾元複疏言、湖寇陸二、陳二、聚眾行劫。賄求招撫緣由。應敕江浙督撫嚴查。從前已撫之賊、應令各該督撫、嚴行密訪。有無通賊情形。見在安插何地。應移何衙門效用。務期解散黨類。無使釀害地方。嗣後果系嘯聚積年巨寇、率眾投誠。准其招撫。若草竊土寇、即行撲滅。毋得濫撫、以長亂萌。從之。  

○癸未。遣內大臣伯索尼、祭端敬皇后。  

○賞軍政卓異總兵官張勇、副將張瑋等、袍服有差。  

○甲申。降補吏部侍郎禪代、為都察院左副都禦史。  

○福建道禦史胡文學奏言、舊例科場磨勘。必俟直省朱卷解齊、公閱全完、然後匯題。濡遲時日。彌縫轉移。為弊滋甚。更有神奸巨憝、乘人疑畏之際。藉端恐嚇。流毒無窮。請敕部速將解到朱卷、移科公閱。照省分題。庶公論早定。而鑽營訛詐之弊絕矣。得上□日、此奏是。禮部議奏。  

○內大臣、會同刑部審奏耿焞一案。以耿焞已經病故。相應免議。賈一奇贓數太多。應擬絞監候。楊桂英、貪贓十兩以上。應革職。免籍沒。責四十板。流徙甯古塔。尚祜卿、送耿焞銀兩涉虛。張有才、轉送銀兩與耿焞亦虛。俱應免議。得上□日、貪官本身既經流徙者。免其家產籍沒。今耿焞未經流徙、病故。應否籍沒家產、著再行確議具奏。  

○丙戌。諭吏部。朕念諸臣世襲官職、得之不易。國家延世報功。典至重也。其不幸而無子孫者、即行停襲。何以示勸。前經議定承襲世官、應以親子孫襲替。如無子孫、應以親兄弟襲替。此外宗派疎遠、同族同姓者、不准襲替。及嗣養疎遠宗族之子者、亦不准襲替。其襲替時、應照見在世職之人派襲。朕反覆思維、于心尚有未愜。世職襲替、應論得功本身。使之相承。若照見在世職之人派襲。或遇有乏嗣者、雖永遠世職。竟致斷絕。殊為可憫。嗣後凡系世職有子有孫者、仍照常襲替外。其無親生子孫、有本生祖父及親伯、叔、兄、弟、侄男、侄孫、概許襲替。其嗣養疎遠宗族之子、不許承襲。著永著為例。如有照前議停襲者、爾部即遵此諭、察明應襲之人。開列具奏。  

○戊子。刑部侍郎尼滿、會同駐防京口大將軍劉之源等、遵上□日議奏。臣等查審馬逢知交通海逆一案。緣有海賊柳卯、于沙浦港、被我軍擒獲。逢知聲言系投誠之人。停留信宿。給食賞銀。托言令往招撫海船、縱之使還。又海逆鄭成功、曾遣偽副將劉澄、說令逢知改服衣冠。領兵往降。逢知聲言欲殺劉澄、而實未殺。回饋劉澄銀兩。又差人以扇遺成功。又將申報成功投誠之本先示成功。又蔡正、系奉上□日發回之人。不即斥逐。私留數月。將蔡正之發薙短以便潛往。又遣人護送出境。給以銀兩、及狐腋褂、附子、毯子等物。並寄成功書劄。至勸留劉澄招撫之事、訊之副將趙光祖、岑應元、供稱並無見據。又趙光祖等供劉澄帶來書。系逢知之弟馬三、接自逢知之手。即經裂碎焚毀。是逢知當日叛逆從賊。雖未顯著。然當海賊率眾、直犯江南之時、托言招撫。而陰相比附。不誅賊黨。而交通書信。且潛遣奸細往來。此則臣等查審所得之情節也。疏入。得上

□日、此所審供詞。著議政王、貝勒、大臣、核議具奏。  

○鎮國公郭蓋卒。諡端純。  

○己醜。以鑲紅旗滿洲阿達哈哈番誇紮、為護軍參領。  

○予故廣東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桑芸、祭葬如例。  

○先是奉上諭、凡克城功次。應視攻戰艱苦、敵兵多寡而定。不可論城中之貧富。著另確議具奏。至是部議、凡遇敵寇甚眾、我師從梯登陴、艱苦攻克者。為頭等第一。或敵寇雖眾、主帥出謀制勝。士卒從梯攻克、不甚艱苦者。為第一等。或敵寇雖寡、我師從梯登陴、艱苦攻克者。為第二等。或敵寇既寡、主帥複出謀制勝。士卒從梯攻克、不甚艱苦者。為第三等。敵寇寡弱、守禦猶堅、我師從梯艱苦攻克者。為第四等。攻克州城功、較府城遞減一等。攻克縣城功、較州城遞減一等。衛與州同。所與縣同。凡府、州、縣、衛、所、用紅衣大炮攻破。我師奮勇前進。其功較從梯得城者。俱各減一等。或有寨所築城、我師艱苦攻克者。其功悉與得城同。此外凡遇府、州、縣、衛、所、寨、堡、山、台等處。用力、用計、用間、攻克等項功績。俟臨期酌定。從之。  

○庚寅。工科左給事中楊鼐疏言、臣伏讀上諭、凡秋決各犯、概令減等擬罪。仰見皇上好生之德。浩蕩無涯。第按律減死一等、皆為流罪。而邇來則例不同。定擬難一。法曹聚議、或主內流。或主遠徙。盈廷紛雜。未有定論。若概遵新例、悉流邊遠。非所以仰體皇上矜宥生全之德意也。臣以為洪恩解網。法宜從輕。請敕法司、各照定例減等。昭示畫一。以廣皇仁。章下部議。  

○辛卯。敘擊敗海寇功。授一等阿達哈哈番阿西泰巴圖魯、為三等阿思哈尼哈番。閒散章京高英齊、嚴國棟、李廷芝、署驍騎校楂爾敏、博地、為拖沙喇哈番。贈陣亡一等阿達哈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協領胡深布魯、拜他喇布勒哈番索博多、各加一拖沙喇哈番。佐領巴撒裡、撒爾泰、俱為拜他喇布勒哈番。佐領遏塞、驍騎校巴喀裡、阿哈裡、俱為拖沙喇哈番。  

○壬辰。以正白旗拜他喇布勒哈番參齊赫、為參領。  

○癸巳。禮部以元旦慶賀禮儀具奏。得上□日、免行慶賀禮。皇后蒙皇太后慈諭。此三四年來、未令朝謁慈甯宮。以後行禮事宜、有關皇后者。不必開列具奏。  

○增設平西王屬下副都統六員。  

○升湖廣上湖南道副使胡允、為雲南布政使司參政、分守金滄道。刑部郎中李煊、為雲南布政使司參議、分守洱海道。四川重慶府知府何毓秀、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管參政事、分守臨元道。湖廣辰州府知府蘇弘謨、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清軍驛傳道。安陸府知府馬逢皋、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臨安兵備道。永州府同知吉允迪、為雲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水利道。四川保甯府同知紀堯典、為雲南按察使司僉事、分巡金騰兵備道。調補四川川西道副使田萃禎、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洱海道。陝西關內道副使藺一元、為雲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曲靖兵備道。  

○免江南邳州、蕭、宿遷、沭陽等縣、十七年分水災額賦有差。  

○刑科左給事中金漢鼎疏言、司寇為法官之長。非重大事情、豈容輕易瀆告。近有瑣屑情詞、混行投訴。株連無辜。守候□山戊不□月。請敕部詳查審結。或即與註銷。且值此嚴寒。乞遣內大臣、及滿漢諸臣、再為清理。嗣後凡盛暑隆冬、俱應清理刑獄。永著為例。下所司知之。  

○甲午。諭禮部。端敬皇后在日。奉事皇太后、克盡孝道。贊助朕躬、裨益良多。爰遵懿命、追封加諡。一切喪祭典禮、悉從優厚。凡以仰紓皇太后眷悼慈衷。辰朕惓切之懷。並申諸王臣民悲傷感慕之誠。數月以來、辦理喪儀。諸凡吉典、皆暫停止。朕念諸王臣民哀思未已。是以駐蹕南苑。間幸郊原。聊自寬解。以慰臣民。今已數月。尚守服制。吉事概未舉行。臣民鹹有慘然未舒之色。朕心反未慊然。今朕在宮中、仍行期年之禮外。其郊、廟、視朝、慶賀、諸大典禮。俱著照舊舉行。諸王以下、至軍民人等、凡吉慶等事、亦照常行。爾部即行傳諭。  

○賞車裡土司刀木禱、貂裘、緞疋、鞍馬等物。  

○吏部議覆、憲臣霍達參奏、莊朝生不宜典試一款。仍聽禮部、禮科、嚴加磨勘試卷外。其父喪開吊三日、並糾拾冋生劣跡、即系朝生開送等事。應敕該城禦史查明再議。從之。  

○乙未。吏部議覆、憲臣霍達疏言、司道內升、原當慎重。嗣後必歷練三四任、曾舉卓異、或有大功、及薦多者。每□山戊不□定升二人。再查司道內升舊例、每年四人。十七年兩奉上諭、已內升馬葉曾等九人。是司道內升、已過其數。應於十八年、照新例行可也。從之。  

○丙申。升山西右布政使徐炟、為貴州布政使司左布政使。福建按察使祁彥、為河南布政使司右布政使。江西湖西道參政班璉、為山東按察使司按察使。浙江甯紹台道參政宋琬、為浙江按察使司按察使。江南蘇松道副使王紀、為山東布政使司參政、分守濟南道。山西大同道副使馮瑾、為浙江布政使司參政、分巡寧紹道。浙江杭嚴道副使秦鉽、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榆林東路兵備道。直隸懷來道副使李榮宗、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河西道。直隸井陘道副使法若真、為陝西布政使司參政、分巡漢羌兵備道。廣東海北道參議鮑開茂、為陝西按察使司副使、分巡西寧道。江西南昌道參議姜圖南、為山東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濟南道。陝西商雒道參議盛複選、為湖廣按察使司副使、分巡下荊南道。湖廣武昌道參議戚良宰、為福建按察使司副使、分巡福寧道。山東濟南府知府吳南岱、為廣東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清軍驛傳道。外轉刑科給事中姚啟盛、為貴州按察使司僉事、分巡都清道。禦史陸光旭、為山西布政使司參議、分守冀南道。補降調蘇松督糧道參政王添貴、為江南按察使司副使、分巡徽寧道。  

○旌表節婦、廣東河源縣民李琮妻江氏。東莞縣生員趙汝續妻鐘氏。各給銀建坊如例。  

○山西道禦史餘縉奏言、浙省三面環海。寧波一郡、尤孤懸海隅。往時以舟山為外藩。設師鎮守。俾賊不敢揚帆直指。策至善也。邇來行間諸臣、忽倡捐棄之議。倘形勝之地、逆賊一旦據而有之。非近犯寧波。則遠窺江左。為慮匪輕。應設一忠勇之將。重其事權。隨機措置。更徙內地之兵。增益營壘。以固疆圉。至杭紹兩境相對處、地名小門。其間江流狹隘。若于此嚴設防戍。安置炮臺。令賊舟不能溯江入犯。則會城永無風鶴矣。疏下部議。  

○戊戌。免直隸慶都縣、十七年分被災田地額賦。  

○己亥。加巡撫山西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禦史白如梅、太子少保。以兵餉全完故也。  

○理藩院題、喀爾喀部落土謝圖汗、車臣汗、畢席勒爾圖汗等、每年應各進貢白馬八匹。白駝一隻。其管旗汗、貝勒、及台吉、為首大臣、喇嘛等、許其來京進貢。至小台吉、喇嘛等、託名貢馬貿易。永行停止。仍不許潛入邊境。若欲置買茶帛等物、俱令於歸化城交易。命嚴行曉諭。  

○庚子。授宗室馬喀納、三等鎮國將軍品級。  

○內大臣伯索尼等遵上□日議奏、佐領缺出。如於本旗內豫選才品兼優者十人、俟缺出補用。恐系別佐領下人。則須更換壯丁。且莊村不在一處。難以鈐束。相應停止。仍照舊行。再查定例、凡補各處章京。如系皇上旗內者。該都統、副都統、啟奏諮部。如系別旗者。該部于各該王、貝勒下、取應補之人具題、倘系皇上所知之人、即行補用。不則仍向該王、貝勒、詢其可否。今補各項章京、不詢該王、貝勒、止據該都統、副都統、所擬正陪補用。則其優劣無由而知。嗣後凡補授章京、如系皇上旗內者。仍許該都統、副都統、啟奏諮部。如系別旗者。許各該都統副都統、詢其各該王貝勒。取二三人姓名。用印諮部。該部擬定正陪具題。奏入。從之。  

○吏部、都察院、議覆禦史陸光旭條奏一疏。科道互糾、久有成例。應聽公議、再行申飭。至於劉正宗罪狀。台省諸臣、不加糾察。臣伊圖等議、應將現任科道。交部議處。臣孫廷銓等議、劉正宗、原系言官參劾。而言官無盡人具本之例。應免其議處。議上。得上

□日、科道互相糾參著照例通行嚴飭。餘依前議。會議不許滿漢互異、久經降上□日。今複分滿漢兩議、殊屬不合。著嚴飭行。  

○旌表直隸孝子內邱縣生員智懷行。烈婦、唐縣生員程格妻王氏。節婦、元氏縣民王望山妻李氏。內邱縣民邢一儒妻王氏。浚縣生員王元勳妻尹氏。槁城縣民張宗舜妻馬氏。滄州生員張迪吉母王氏。各給銀建坊如例。  

○以故四川成都總兵官二等阿達哈哈番惠應詔子占春、襲職。  

○癸卯。補原任浙江道禦史季振宜、為湖廣道監察禦史。  

○鑄給車裡軍民宣慰使司印。  

○以故一等精奇尼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祖澤潤子植

松、襲職。  

○內大臣、同刑部議奏、貪官未經流徙身故者、家產例不籍沒。今耿焞身系巡撫。不思盡心報國。贓私累累。情罪重大。除耿焞妻子外。家產仍應籍沒入官。餘俱照前議。從之。  

○甲辰。皇第八子永幹生。  

○補原任編修汪煉南原官。  

○吏部遵上□日、查奏應襲世職姓名。陳泰、原系一等精奇尼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其侄尼滿承襲。尼滿病故、已經停襲。今應與尼滿親叔之子伯奇承襲。綽克圖、原系一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查此職系綽克圖祖花奇塔特之職。今應與花奇塔特親兄之子卓爾賓承襲。庫禮、原系一等阿達哈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子嶽岱承襲。嶽岱病故、已經停襲。今應與庫禮親叔之子紮爾護承襲。拜音圖、原系拜他喇布勒哈番兼一拖沙喇哈番。病故、停襲。今應與其親叔之子薩哈那承襲。阿邦、原系二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今應與其親叔之子吳喇代承襲。阿賴、原系三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停襲。查此職系阿賴祖海諸護之職。今應與海諸護親兄之子白陰柱承襲。定南王下孫豹、原系三等阿達哈哈番。病故、其子延運承襲。延運陣亡、已經停襲。今應與豹親叔之子麟承襲。從之。  

○旌表八旗節婦、鑲黃旗兵納木太妻衛氏。正紅旗兵布思泰妻艾氏。代主護妻根氏。撒哈太妻孫氏。護軍鄂薄輝妻庸氏。鑲紅旗參領納爾塞妻偏氏。正藍旗兵蘇班妻蘇氏。鑲藍旗兵郭合尼坎妻吳氏。黑鈕妻拜氏。護軍朱黑訥妻費氏。兵傳達裡妻金氏。俱夫故守節。烈婦、鑲黃旗兵沙藍妻阿氏。撥什庫和尚妻舒氏。正黃旗兵科爾昆妻韋氏。翁幾妻根氏。撥什庫察喀達妻韋氏。正白旗兵傅爾丹妻根氏。鑲白旗護軍蘇拉妻莪氏。撥什庫尹泰妻瓦氏。兵朔色妻何氏。郭拜妻溫氏。巴海妻艾氏。正紅旗代祿妻炤氏。鑲紅旗護軍喀把裡妻篇氏。正藍旗兵德濃格妻門氏。齊格妻訥氏。朱藍太妻卦氏。鑲藍旗撥什庫莫拜妻庫氏。兵吳把海妻格氏。俱殉夫自盡。各給銀建坊如例。  

○乙巳。諭禮部。乳母李氏、當朕誕毓之年。入宮撫哺。盡心奉侍。進食、必饑飽適宜。尚衣、必寒溫應候。啼笑之間、曲意調和。期於中節。言動之際、相機善導。務合規程。諸凡繈褓殷勤、無不周詳懇摯。睿王攝政時、皇太后與朕分宮而居。每經累月、方得一見。以致皇太后縈懷彌切。乳母竭盡心力。多方保護誘掖。皇太后惓念慈衷、賴以寬慰。即讀書明理者、未必過是。此其賢德、今昔罕聞。乃一旦溘然長逝。深堪憫悼。追封恩恤、宜從優厚。爾部即詳察典例、確議具奏。  

○禮部議覆、禦史胡文學疏言、直省鄉試朱卷、解到原有先後。臣部及禮科隨到隨閱。俱於二月會試場前、閱畢具題。今科解到試卷、除順天等六處閱完外。其餘陸續解到各卷、隨閱送科。閱完即行具題。應如台臣所請。不必拘定舊例。其神棍巨憝、乘機借名指詐。自應重法處治。應聽五城禦史、查明糾察。疏入。得上

□日、鄉試朱卷著速行磨勘。不得稽延滋弊。如有棍徒乘機指詐、著五城禦史嚴查。據實糾參。  

○丙午。鎮國公喇篤祜卒。諡曰純

  

○丁未。諭吏部尚書覺羅伊圖曰。拖沙喇哈番賈布嘉、勤勞年久。驅使獨多。三旗大臣侍衛無不知之。著升授一等阿達哈哈番。鄂洛、雖不及賈布嘉。然效力勤敏。著授拖沙喇哈番。  

○戊申。以□山戊不□暮行祫祭禮。遣官告祭太廟。  

○己酉。祫祭太廟。遣內大臣伯索尼行禮。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  

○遣官祭太□山戊不□月將之神。  

○遣官祭五祀之神。  

○庚戌。遣內大臣蘇克薩哈、祭端敬皇后。  

○是□山戊不□。人丁戶口、一千九百八萬七千五百七十二。田地、山蕩、五百一十九萬四千三十八頃三十畝。畦地、二萬二千六百四十二個。徵銀、二千五百六十六萬四千二百二十三兩有奇。米、麥、豆、六百一萬七千六百七十九石五鬥有奇。草、二百二十六萬六千六百五十五束。中茶、八萬七千五百一十五篦。行鹽、四百一十萬五千八百九十七引。徵課銀、二百七十一萬六千八百一十六兩。鑄錢、二萬八千三十九萬四千二百八十有奇。舊鑄銅錢、二十萬一千二百一十有奇。鈔、一十二萬八千一百七十二貫四百七十有奇  

注意人們做了什麼,而不止是說了什麼;因為行為會戳破謊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1-3-7 19:29 , Processed in 0.0434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