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張立德

[專題評論] 美國大選法律系列評論 (轉載)

[複製鏈接]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03:27 | 顯示全部樓層

《President Trump平行宇宙的法理定律》

2020年12月2日
來源

【起訴資格 (Standing)】

Trump︰「我想作出一個好、大、漂亮的訴訟...他們說我沒有起訴資格...所以你想說,作為美國總統,我沒有起訴資格?這是什麼法庭制度?」("I would like to file one nice big beautiful lawsuit...and they say, sir, you don't have standing...you mean as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 don't have standing? What kind of a court system is this?")

平行宇宙︰美國總統有特別專屬的起訴資格。
現實︰在早前討論的PA官司中,聯邦地區法院裁定Trump團隊沒有起訴資格("[t]he Trump Campaign’s theory also fails because neither competitive nor associational standing applies, and it does not assert another cognizable theory of standing.")。Tellingly,聯邦第三巡迴上訴庭指出,Trump團隊在上訴時甚至自己承認他們在選舉人及選舉條例的指控上沒有起訴資格("[t]he Campaign does not even challenge the dismissal of Counts Three, Five, and Nine, the Electors and Elections Clause counts. It concedes that under our recent decision, it lacks standing to pursue alleged violations of those clauses.")。

【舉證責任 (Burden of Proof)】
Trump︰「Biden要進入白宮必須要證明他的八千萬選票並非舞弊或非法取得。」("Biden can only enter the White House as President if he can prove that his ridiculous '80,000,000 votes' were not fraudulently or illegally obtained")

平行宇宙︰舉證責任是倒置的,被訴者有責任要prove a negative去證明自己沒有作弊。
現實︰舉證責任在於指控人 - burden of proof rests with the accuser。


【執法者及檢察官】
Trump︰「這是完全舞弊,我不知道FBI及美國司法部如何 - 我不知道,可能他們也有牽涉其中」("[t]his is total fraud, and how the FBI and Department of Justice — I don't know, maybe they're involved")。

平行宇宙︰如果總統說有舞弊,而FBI及司法部竟然找不出證據,那可能就是他們也有份參與舞弊。
現實︰FBI及司法部皆隸屬聯邦行政部門,而美國總統是聯邦行政部門的首長。司法部亦有相當程度的檢控自主權。

[Added: 司法部部長William Barr今天稱司法部並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指出有足以改變選舉結果的大規模舞弊。https://apnews.com/....../barr-no-widespread-election......]

【最高法院】

Trump︰「很難進入最高法院」("t’s hard to get into the Supreme Court”)、「需要一個法官會願意聆聽案件,也需要一個會願意作出真正重大的決定」(“[y]ou need a judge that’s willing to hear a case, you need a Supreme Court that’s willing to make a real big decision”)。

平行宇宙︰最高法院不受理案件的話就是不願意去聆聽案件、不願意去作出重大決定。
現實︰根據Supreme Court Rule 10,最高法院作不作出writ of certiorari去受理案件並非上訴人的權利,而是司法審酌權(judicial discretion)。除非案件在不同上訴法庭有衝突爭議,或事關重要的聯邦法律問題等,否則不會輕易受理(見 https://www.facebook.com/nylawyernotes/posts/1035261380323309)。

本專頁在上月曾說過,「但即使假設到了最高法院,要是最高法院拒絕受理,或作出對Trump不利的判決,又會怎樣呢?到時候Trump仍然會說是最高法院對他不公平。Trump是永遠不會輸的。」
老實說,當時只是戲言 — 沒想到竟然成真了。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15:58 | 顯示全部樓層

《Sidney Powell的大海怪訴訟》

2020年12月2日

來源

《Sidney Powell的大海怪訴訟》
上個月曾認真推測過Trump團隊會如何打一場選舉訴訟戰。雖然Trump團隊所發起的官司的確如意料之內節節敗退,現在的確也幾乎塵埃落定,但相信沒人會預料到,壓軸驚喜是一名被Trump團隊拋棄、一口南方口音的女律師,Sidney Powell。
在被Trump團隊拋棄後,Sidney Powell自行在GA及MI兩州作出自稱為大海怪(Kraken)的選舉舞弊訴訟,內容錯漏百出、連法院名字也寫錯兩次(https://www.facebook.com/nylawyernotes/posts/1052216181961162)。但慢慢看清楚該起訴書及呈交的誓詞後,會發現更多的彩蛋。

例如GA州訴訟的起訴書第12段聲稱GA共和黨州長在2019年匆匆購置Dominion投票設備並認證符合該州選擇法例並能安全使用,並聲稱該證書及測試報告並沒有日期(見圖一)。可是該段落所引用的證物竟然是格式上被截去了一半的文件(見圖二、圖三) – 而真正的原版證書及測試報告由於是政府公開文件,是很輕易地搜尋到的 (見圖四、圖五; source: https://sos.ga.gov/admin/uploads/Dominion_Certification.pdf, https://sos.ga.gov/....../Dominion_Test_Cert_Report.pdf)。

換句話說,該案的原告律師用了兩份被截去了一半、導致日期消失了的公開文件,作為證物去聲稱這兩份文件沒有日期,以支持選舉舞弊的主張。
Rudy Giuliani之前在法庭的表現也許只是富有娛樂性,但這官司完全是另一回事 –  這種荒謬程度是足以令一個律師被sanctioned的。

這兩宗官司的文件極多(因為原告引用了大量來自其他早已被撤銷的官司中所呈交的誓詞, https://reason.com/....../sidney-powells-kraken-is....../),但隨意翻閱仍然找能到很多彩蛋。例如原告在GA州訴訟中引用了某「網路安全專家」的誓詞,當中聲稱那些用來投票的電腦即使沒有網路連接也有被竄改紀錄的風險,他的其中一個理據是因為他看見其中一部投票電腦裝有一款在Microsoft App Store上叫Homescapes的電腦遊戲 (見圖六) (https://www.microsoft.com/en-us/p/homescapes/9nq9klznv9sh)。(注︰該誓詞日期為今年8月。兩星期前,GA在經過人手點票後,再次確定了Biden勝出)
在MI州訴訟中,一名共和黨義工在其誓詞中則陳述了大量hearsay陳述,但內容天花亂墜,例如在沒有任何context下突然提及一個票站的水管爆裂,並稱他聽聞其他州的共和黨區域也有水管爆裂(水管爆裂與選舉舞弊能夠有何關係?)。他也說有人報告說在票站外找到箱子/冷藏櫃,裡面可能可以(“could have”)裝有選票 (見圖七)。這就像我要證明尼斯湖有水怪,但我的理據是「我去過尼斯湖,水怪可能可以住在水底」一樣。

MI訴訟也有另一個誓詞,當中聲稱Biden在MI州的Edison County的得票率高於100%,但被媒體指出該county根本不存在(https://www.freep.com/....../election....../6475368002/)。
我不知道這兩個大海怪訴訟能生存多久,但可惜地,大海怪在現身後似乎原來只是小章魚。


圖一


圖二 及  圖四
  


圖三 及 圖五


圖六 及 圖七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17:42 | 顯示全部樓層

《總統特赦》

2020年12月4日

來源

最近有關總統特赦的新聞有很多。近日,美國司法部正在調查有人用錢賄賂以換取總統特赦(“bribery-for-pardon”)。根據法官命令(https://www.dcd.uscourts.gov/....../20gj35%20Partial......),聯邦檢察官稱找到證據顯示有人用大量政治捐獻去換取總統的特赦。另外,紐約時報報導指,Trump與其律師在曾跟Rudy Giuliani討論過特赦Giuliani及預先地(preemptively)特赦Trump的三名年長子女。上星期,Trump特赦了因為向FBI作出虛假陳述而已經認罪的Michael Flynn。最後,Trump在2018年也聲稱過自己有權力特赦自己。

總統特赦的權力來自美國憲法第二條的第二款,並只限於聯邦罪行上的特赦。總統特赦的權力非常廣泛,並不限於赦罪(pardon),也包括減刑(commutation)。例如Roger Stone曾在2016為Trump競選而製作大量陰謀論、並在2019年因在俄羅斯特別調查中因干擾證人及妨礙調查等在七項罪行上被定罪 - Trump運用了其總統特赦權力減少Roger Stone的聯邦刑期。

那美國總統能否預先特赦、儘管對方還沒被起訴呢?
答案是可以的。在1866年,最高法院於Ex parte Garland, 71 US 333, 380一案中指出,總統特赦的權力是無限的(除了彈劾外),而且可以在起訴前、起訴期間、或定罪後作出,而這種權力也不能由國會所限("The power thus conferred is unlimited, with the exception stated. It extends to every offence known to the law, and may be exercised at any time after its commission, either before legal proceedings are taken, or during their pendency, or after conviction and judgment. This power of the President is not subject to legislative control. Congress can neither limit the effect of his pardon, nor exclude from its exercise any class of offenders. The benign prerogative of mercy reposed in him cannot be fettered by any legislative restrictions.")。此案例目前未被推翻。

而最有名的例子,就是Ford總統在1974年特赦了因水門事件而下台的前任總統Nixon以防止他被起訴。

雖然總統特赦權力只限於聯邦罪行,但其實也會影響某些州的檢控,因為雙重起訴(double jeopardy)問題 - 即一個人不得因為同一件事被重覆檢控。由於每個州都有自由去決定自己州的刑事系統,而紐約作為相對重視人權保障的州份,有很大程度的雙重起訴保障。例如同樣在俄羅斯特別調查中被起訴的前Trump競選團隊負責人Paul Manafort被聯邦法院定罪後,紐約州檢察官打算以州罪行起訴,但被紐約州法院以紐約州的雙重起訴原則而撤回。

也是這樣的原因,紐約州在2019年通過了一個法案專門針對總統特赦親信而紐約也不能以其州法去起訴的問題(https://www.nysenate.gov/legislation/bills/2019/s4572)。根據該法案,如果被總統特赦的人身居白宮要職或是重要官員,或符合其他條件,則紐約仍然可以作出自己州份的檢控。

說回司法部目前調查的「用錢賄賂換取總統特赦」(“bribery-for-pardon”)事件。邏輯上,如果有人用錢賄賂總統以換取總統特赦他的罪行(例如偽證罪等),那該總統是不是也可以一併特赦該行為本身所構成的賄賂罪...?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19:30 | 顯示全部樓層

《Sidney Powell的大海怪訴訟 後續 - MI案聯邦法院判決》

2020年12月8日

來源

MI州的聯邦法院否決了Sidney Powell選舉舞弊訴訟的禁制令動議。
(判詞原文: https://www.courtlistener.com/....../gov.uscourts.mied......)

正如前文所提及,Sidney Powell的法律文件錯漏百出,而其理據基礎大部分只是整合並重覆早已被其他法庭駁斥、內容滑稽的陰謀論。

撇開比較技術性的討論,法庭判決的論點主要是︰首先, 在官司開始前,MI州早已完成檢查選票的程序及根據州法例去認證選舉結果。MI州的州法例有清楚規定挑戰選舉結果的程序及時限(有關時限已過),但原告並沒有根據這些由MI州立法通過的程序去爭議選舉結果。法庭並指出,原告若是對計算票數方面有合理的申訴,則早應於計算或檢查選票的時候提出起訴,而不是在選舉日後的三星期才提出。而如果原告若是聲稱選舉的軟件或機器自從2010年就已經有問題,他們早在2020年大選前就可以要求法院介入 - 但他們從來沒有提出過,而是輸了選舉後才起訴。

有關起訴資格(standing)方面,此判決與早前Trump團隊的聯邦訴訟判決的分析有相同之處 - 就是,若原告聲稱有人的選票沒有被計算,其補救不可能是廢除其他數以百萬計的人的選票。原告也沒有任何特殊持份關係作為起訴資格。

最後,聯邦法庭指出,原告並沒有聲稱被告有將Trump的選票轉到Biden上。法庭舉例指出,原告所提供的最接近聲稱選票被改動的就是某人的誓詞︰「我相信一些票站工作人員將Trump的選票改為Biden的選票」。但法庭指出,「相信」並非「證據」("[a] belief is not evidence"),而其他有關選舉機器及軟件的主張純粹只是「混合了一堆理論、臆測、及揣測去聲稱改票是有可能的」("an amalgamation of theories, conjecture, and speculation that such alterations were possible")。

在結語,聯邦法庭針對了這宗訴訟的本質而作出評語︰「這訴訟似乎並不怎麼有關原告所尋求的補救,因為這些補救大部分都超越了法庭的權限 - 而是比較有關原告的主張會影響民眾對民主程序及政府的信任。原告請求本法庭去忽略現有有關挑戰選舉的法律規條而無視數以百萬計的選民的意志。本法庭不能、也不會、這樣做。」("In fact, this lawsuit seems to be less about achieving the relief Plaintiffs seek—as much of that relief is beyond the power of this Court— and more about the impact of their allegations on People’s faith in the democratic process and their trust in our government. Plaintiffs ask this Court to ignore the orderly statutory scheme established to challenge elections and to ignore the will of millions of voters. This, the Court cannot, and will not, do.")

最後,法庭補了一句成語(idiom): "The People have spoken."
P.S. "The People have spoken"是常見的成語,除了在政治場合外,在法庭也很常見 - 例如若訴訟的其中一方不滿意陪審團的裁決,法官有時候就會說︰"the jury has spoken."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21:00 | 顯示全部樓層

《Sidney Powell的大海怪訴訟 (終?) - 海怪之死》

被Trump團隊拋棄的Sidney Powell在MI州聯邦法院慘遭滑鐵盧後,在GA州及AZ州的聯邦訴訟同樣以失敗告終。
在GA州的案件,法官直接批准了被告的撤銷案件動議。在聆訊中,法官指出訴訟的荒謬之處 - 原告是在聲稱一個州長及州務卿都是共和黨(而且兩者都是Trump支持者)的州份容許大規模選舉舞弊以利民主黨的候選人。法官亦指出,原告請求法庭去命令州務卿去推翻認證,彷彿這種機制是存在的 - 但根本沒有這種機制(https://www.cnbc.com/....../judge-dismisses-sidney......)。

在MI州及GA州的官司失敗後,Sidney Powell的大海怪只剩下一爪 - 就是AZ州的聯邦訴訟。可是,在今天,連最後一爪也被廢了。
(判決書原文: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arizona-kraken......)

與MI州裁決大致一樣 - 法官指出原告沒有起訴資格聲稱被告違反選舉及選舉人條款、其起訴的內容也不構成聯邦訴訟、而且選舉結果早已被認證,聯邦法庭沒有權力推翻認證結果等。這些都是很法律上技術性的東西,也是早前提及的判決已提及過的。
但這份判決書中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不同於MI及GA案,本案判詞有實質地討論原告的主張,而這部分直接駁斥了原告的舞弊理論(包括Dominion等陰謀論)。

我們之前說過,根據FRCP Rule 9(b),要聲稱舞弊/詐騙(fraud),則必須要陳述舞弊的細節("state with particularity")。法官介紹了FRCP Rule 9(b)的標準後,直接指出︰
(以下內容直接引自判決書)
//「原告的舞弊主張不但沒有細節(particularity),也沒有合理性(plausibility)。原告呈上了300頁的附件,唯一出色的就只有頁數。那些誓詞及專家報告大部分都是基於匿名的證人、傳言、及對其他無關的選舉的毫不相干的分析。」("The allegations they put forth to support their claims of fraud fail in their particularity and plausibility. Plaintiffs append over three hundred pages of attachments, which are only impressive for their volume.  The various affidavits and expert reports are largely based on anonymous witnesses, hearsay, and irrelevant analysis of unrelated elections.")//

//「原告呈交了票站觀察員的聲明...但這些人並完全沒有聲稱有舞弊。他們只是在反對AZ州選舉官員認對郵寄投票的簽名的方法及程序、票站裁判的角色及過程、選舉機器的「不規則」、及Dominion投票系統的認證。這些對AZ州選舉官員安排選舉的反對並不足以推翻AZ州的2020年總統大選,因為他們沒有提供證據去支持舞弊主張」("In doing so, they attach declarations from poll watchers that observed election officials...But these four declarants do not allege fraud at all. (See Doc. 1-10 at 18–24). Instead, they raise objections to the manner and process by which Arizona election officials matched signatures on absentee ballots (Doc. 1 ¶¶ 46–48); to the process and role assigned to poll referees in settling unresolved disputes between adjudicators (Id. at ¶ 49); to “irregularities” with the voting machines on Election Day and before (Id. at ¶¶ 50–52); and to the certification of the Dominion voting system on November 18, 2020 (Id. at ¶ 53).  These objections to the manner in which Arizona officials administered the election cannot serve to overturn the results of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Arizona because they fail to present evidence that supports the underlying fraud claim.")//

//「原告然後說他們有專家證人可以作證AZ州有大規模舞弊。首先,沒有任何原告的證人指出被告有作出舞弊或指出他們在所謂的舞弊的角色。反而,他們只是聲稱郵寄選票『可能可以由任何人填上然後以其他人名義寄出』、『可能可以由任何第三方人士填上並把選舉轉移到Biden』、或是稱選票『已被消滅而被選舉工作人員、Dominion或其他第三方去取代之』。這些影射並不符合Rule 9(b)的標準。但對法庭來說更值得擔憂的是,所謂的『專家報告』所達成的不合理結論只是因為這些結論是源自完全不可信的來源。」("Plaintiffs next argue that they have expert witnesses who can attest to widespread voter fraud in Arizona. As an initial matter, none of Plaintiffs’ witnesses identify Defendants as committing the alleged fraud, or state what their participation in the alleged fraudulent scheme was.  Instead, they allege that,  absentee ballots “could have been filled out by anyone and then submitted in the name of another voter,” “could be filled in by third parties to shift the election to Joe Biden,” or that ballots were destroyed or replaced “with blank ballots filled out by election workers, Dominion or other third parties.”  (Doc. 1 ¶¶ 54–58) (emphasis added).  These innuendoes fail to meet Rule 9(b) standards.  But perhaps more concerning to the Court is that the “expert reports” reach implausible conclusions, often because they are derived from wholly unreliable sources.")//

//「例如,原告的專家證人William Briggs先生作出結論說AZ州選舉官員在處理未寄回的郵寄選票上的『有問題的』錯誤顯示出投票舞弊所以選舉結果應該被推翻。Briggs所依賴的資料數據是來自一名不知道是誰的"Matt Braynard",而他或可能在11/20/20在其Twitter作出了一個叫"Residency Analysis of ABS/EV Voters"的tweet。除了Braynard那天的tweet外,原告沒有提供任何有關Braynard的身份、資歷、或解釋他所做的電話『調查』所用的是什麼方法。但根據Briggs的報告,Braynard所做的調查對象是GA、MI、WI、AZ及PA州的未知人數的不知名人士,並將其調查『發現』告知Briggs。Briggs的結論『每州明顯有大量有問題的選票』乃假設了Braynard的『調查對象是有代表性的,以及資料數據是準確的』。用這種輕率進路去聲稱以數以十萬的AZ州選票是錯誤的 - 本身就很有問題。Briggs先生的『分析』建基於Braynard先生的『資料』,而這種資料徹底不可靠、不能合理地作為基礎去推翻總統大選、更不可能用以支持對被告作出舞弊的主張。」("Plaintiffs’ expert Mr. William Briggs (“Briggs”), for example, concludes that “troublesome” errors by Arizona election officials “involving unreturned mail-in ballots [] are indicative of voter fraud” and that the election should consequently be overturned. (Doc. 1 at ¶ 54). Briggs relies on data provided by an unknown person named “Matt Braynard,” a person who may or may not have tweeted a “Residency Analysis of ABS/EV Voters” on his Twitter account on November 20, 2020 (Doc. 1-2 at 14, Ex. 2); (Id. at 52, Ex. 3).  Apart from a screenshot of Mr. Braynard’s tweets that day, Plaintiffs offer nothing further about Mr. Braynard’s identity, qualifications, or methodologies used in conducting his telephone “survey.”  But according to the Briggs’ report, Mr. Braynard conducted his survey of unknown size and to unknown persons in Georgia, Michigan, Wisconsin, Arizona, and Pennsylvania regarding absentee ballots, and his “findings” were conveyed to Mr. Briggs.  (Id.)  In concluding that there were “clearly a large number of troublesome ballots in each state,” Mr. Briggs assumed Mr. Braynard’s “survery [sic] respondents [were] representative and the data [was] accurate.” (Id.) This cavalier approach to establishing that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Arizona votes were somehow cast in error is itself troublesome. The sheer unreliability of the information underlying Mr. Briggs’ “analysis” of Mr. Braynard’s “data” cannot plausibly serve as a basis to overturn a presidential election, much less support plausible fraud claims against these Defendants.")

//「起訴書也同樣地沒有任何合理的主張去聲稱Dominion投票設備在2020年AZ選舉中有被駭客入侵。原告明顯關注AZ及其他州份的部分郡中所用的選舉設備的弱點。他們引用了資料去聲稱『眾所周知』的弱點,呈上了對議題關心的民眾、AZ選舉官員及國會議會的信件。原告甚至呈上了一名匿名人士的誓詞,而該人聲稱是委內瑞拉獨裁者Hugo Chavez的知情人士,知道委內瑞拉是如何用選舉設備在該國作出舞弊,而這些軟件的"DNA"則現在在美國所用。可是,這些關注及弱點並不足以聲稱任何在AZ州所用的投票設備的確在2020年AZ選舉中有被駭客入侵。反而,呈上的只有一堆以『可能可以、或者、也許』及『可能有發生過』這些字眼為首的句子。為了支持這種理論,原告呈上了專家Russell Ramsland, Jr.的供詞,他聲稱2020年11月3日晚在Maricopa及Pima郡有『不太可能、且大概不可能的選票暴增』。他說該增長能『輕易地解釋為』Dominion系統『預載了空白選票在檔案中,包括Write-in或其他adjudication-type檔案,然後用覆寫程序將選票全給Biden...』。這種情況是可以想像的。但是,被告Hobbs提供了一個更遠為可信的合理解釋︰因為AZ州在大選前就已經開始處理提早投出的選票,而該增長代表了Mariopa及Pima郡對提早投出的選票的正常入帳,而該入帳是在親身投票關門後短期內作出的。所以,本法庭裁定,雖然這個『暴增』可能可以用非法駭客入侵選舉設備去解釋,但『更相容、更有可能的解釋』是入帳提早投出的選票。原告並沒有將他們的舞弊理論由想像變成合理 - 而這是提出舞弊的聯邦訴訟中必須要做的標準。」("The Complaint is equally void of plausible allegations that Dominion voting machines were actually hacked or compromised in Arizona during the 2020 General Election.  Plaintiffs are clearly concerned about the vulnerabilities of voting machines used in some counties across Arizona and in other states. They cite sources that attest to knowledge of “well-known” vulnerabilities, have included letters from concerned citizens, Arizona elected officials, and United States senators.  Plaintiffs even attach an affidavit of an anonymous witness with connections to the late Venezuelan dictator Hugo Chavez claiming to be privy as to how officials in Venezuela rigged their elections with the help of a voting systems company whose software “DNA” is now used in voting machines in the United States.  (Doc. 1-1, Ex. 1).  These concerns and stated vulnerabilities, however, do not sufficiently allege that any voting machine used in Arizona was in fact hacked or compromised in the 2020 General Election.  Rather, what is present is a lengthy collection of phrases beginning with the words “could have, possibly, might,” and “may have.” (Doc. 1 ¶¶ 8, 53, 55, 57, 60, 66, 77, 88, 91, 108, 109, 122).  To lend support to this theory, Plaintiffs offer expert Russell Ramsland, Jr., who asserts there was “an improbable, and possibly impossible spike in processed votes” in Maricopa and Pima Counties at 8:46 p.m. on November 3, 2020.  (Doc. 1 ¶ 60); (Doc. 1-9, Ex. 17) (emphasis added).  He suggests that this spike “could easily be explained” by presuming that Dominion “pre-load[ed] batches of blank ballots in files such as Write-Ins or other adjudication-type files then casting them almost all for Biden using the Override Procedure . . . .” (Doc. 1-9 at 9, Ex. 17).  This scenario is conceivable.  However, Defendant Hobbs points to a much more likely plausible explanation: because Arizona begins processing early ballots before the election, the spike represented a normal accounting of the early ballot totals from Maricopa and Pima Counties, which were reported shortly after in-person voting closed.  (Doc. 40 at 17–18). Thus, the Court finds that while this “spike” could be explained by an illicit hacking of voting machinery in Arizona, the spike is “not only compatible with, but indeed was more likely explained by, lawful, unchoreographed” reporting of early ballot tabulation in those counties.  See Iqbal, 556 U.S. at 680.  Plaintiffs have not moved the needle for their fraud theory from conceivable to plausible, which they must do to state a claim under Federal pleading standards.  Id.")//

在總結,法官很直接地指出︰「在公眾世界受歡迎的流言蜚語及射影諷刺並不能替代聯邦法庭所要求的認真的訴訟文件及程序,也絕對不可能成為推翻2020年AZ州選舉的基礎。本法庭除了完全撤銷本案外,別無選擇。」("Allegations that find favor in the public sphere of gossip and innuendo cannot be a substitute for earnest pleadings and procedure in federal court.  They most certainly cannot be the basis for upending Arizona’s 2020 General Election. The Court is left with no alternative but to dismiss this matter in its entirety.")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24:24 | 顯示全部樓層

《選舉舞弊訴訟系列 - 最高法院》

本帖最後由 張立德 於 2020-12-12 15:12 編輯

2020年12月11日

來源

TX州的州檢察官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請,請求起訴GA、MI、PA及WI州、以及申請臨時禁制令要求最高法院禁止被告州份去認證選舉結果。MO、AL、AR、FL、IN、KS、LA、MS、MT、NE、ND、OK、SC、SD、TN、UT、WV的17個共和黨籍州檢察官作出amicus curiae支持。當中,AR、LA、MS、SC、UT請求加入成為原告,Trump本人也請求加入成為原告。

自11月以來的選舉訴訟中,這是最有宣傳性、也是最瘋狂的官司。

這官司的主張有幾部分︰與其他已被撤銷的官司相似的陰謀論;聲稱某些州的選舉程序不符合該州的選舉法;聲稱某些州因應疫情而修改選舉規則是違反憲法等。

最高法院是否必定要受理呢?答案為否。之前曾提及過,「根據憲法第三章,最高法院是終極上訴法院,也就是說,任何案件都需要先從原審法院開始...唯一的例外是涉及外國領事、外交人員、國與國之間或州與州之間的案件。」
(https://www.facebook.com/nylawyernotes/posts/1035261380323309)。而根據國會所通過的28 U.S. Code § 1251,最高法院對「州與州之間案件」不但有original jurisdiction、而且有exclusive jurisdiction。也是這樣的原因,最高法院對行使這種司法管轄權是「小心及嚴謹」的(State of Louisiana v State of Texas, 176 US 1, 15 [1900])。最高法院行使original jurisdiction需要有五名大法官支持,而在今年2月的AZ v CA一案中,只有Thomas及Alito兩名大法官認為最高法院必定要受理original jurisdiction案件(https://www.supremecourt.gov/opinions/19pdf/150orig_3e04.pdf)。

最高法院行使original jurisdiction的次數極少,而且大部分的案例都是有關州與州之間的實際爭議,尤其是有關天然資源(例如使用河水影響其他州份)。在2010年的South Carolina v North Carolina, 558 US 277 [2010]案件中,最高法院指出︰「Original jurisdiction是為了解決州的訴求,而不是私人訴求。要援引該管轄權,州『當然必須要代表自己的利益,而不僅是其公民或企業的利益。』」。同時,最高法院也會考慮該州份「是否完全控制訴訟」(id.)。問題是,現在其他共和黨州份(AR, LA, MS, SC, UT)及Trump本人也向法庭申請加入成為原告,本身就是在削弱TX作為原告要求最高法院受理的理據。

原告官司本身的問題其實早就由不同的聯邦法庭的裁決中多次提及過,尤其是起訴資格(standing)。該問題在這個尋求最高法院original jurisdiction的案件中尤其明顯 - 因為TX州明顯未能證明它作為一個州的主權有任何損傷,而且訴訟文件中也沒有解釋為什麼每個州沒有權力去選擇制訂自己州的選舉方式、或這些選舉方式何以違反該州的憲法或美國憲法、或這些其他州的選舉方式如何影響到TX州的憲法權利、為什麼不到州法院而要求到最高法院等。聯邦上訴法院第三巡迴庭的判決亦明確指出,在沒有實質證據下(而原審法院已多次重覆地裁決沒有)法院沒有權力剝奪數以百萬計的公民的選舉權利(https://www2.ca3.uscourts.gov/opinarch/203371np.pdf)。

除了以上技術性的法律問題外,原告所提出的實質理據與之前被撤銷的官司同樣瘋狂。有多瘋狂?例如第8頁中原告聲稱︰「在2020年11月4日的凌晨3點的一刻,Trump總統在被告州份GA、MI、PA及WI州遙遙領先,當時前副總統Biden勝出大選的機會是低於一百萬的四次方,即1/1,000,000,000,000,000。若Biden要在四個州都獲勝,機率更會減為一百萬的四次方的四次方」。這個非常吸引眼球的描述及數字由右翼傳媒廣為傳播,包括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

這個數字怎麼來的呢?原告引用的是一名叫Charles J. Cicchetti的人,其聲明是在動議的第20-29頁(連結見下)。我不是統計學專家,所以交由著名事實查核組織Politifact解釋(https://www.politifact.com/....../texas-lawsuit....../) - 基本上,就是在2020年11月4日的凌晨3點的一刻前,主要城市(也就是民主黨陣地)的郵寄選票仍然未被計算,而Cicchetti錯誤地假設所有郡的票都是平均地分配的。換句話說,「2020年11月4日凌晨3點之前所計算的選票」與「2020年11月4日凌晨3點之後所計算的選票」根本不可能有一樣的distribution,尤其是因為GA、MI、PA及WI州都不容許在大選日前計算郵寄選票。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教授Kenneth Mayer稱Cicchetti的計算方式是「荒謬的」、而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Justin Grimmer則稱「Cicchetti甚至沒有提供有關的概率...我肯定這個主張將會被選舉陰謀論媒體奉為圭臬...老實說,這種統計學上的無能竟然能在如此重大的地方上出現,我實在感到羞恥。」


那法律學者對這個官司有什麼看法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Irving法學院教授Rick Hasen說,這案件是他「看過在最高法院緊急申請的最白痴的案件」("the dumbest case I’ve ever seen filed on an emergency basis at the Supreme Court")。University of Texas法學院教授Stephen I Vladeck說,這是「聲稱要挑戰選舉的最瘋狂的訴訟」("craziest lawsuit filed to purportedly challenge the election")、而且「最高法院不可能會受理」。University of Houston Law Center法學院教授Theodore Rave說「這絕對是浪費金錢,但可能也不是那麼浪費,因為這官司實在太差勁」("t's certainly a waste of money, but it's probably not a waste of that much money just because it's so bad")。Havard 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也是憲法學權威Laurence Tribe稱,「這是真正荒謬的。如果50個州份都各自起訴推翻對方的選舉結果,那就會最少有50!(ie 50 x 49 x 48 x ... x3 x2)個選舉團制度大訴訟。」

這宗訴訟是令人擔心的,因為這不是私人官司,而是選舉產生的州檢察官(AG)利用州政府資源(i.e.納稅人的金錢、州政府檢察部的資源)去做政治利益的事。當然,這不是沒有先例 (e.g. https://www.facebook.com/nylawyernotes/posts/866883403827775) (「BBC報導亦引用了媒體軍師Stu Loeser所說,每州的AG (Attorney General)也可以解作Aspiring Governor (滿心壯志成為州長)」) - 但這些身為州檢察官的政客所做的是為了政治利益而攻擊選舉及民主制度以及濫用司法制度。(順帶一提,這次提出訴訟的TX州檢察官Ken Paxton是茶黨保守派人士,在2014年在選舉中贏得TX州檢察官一職。在2015年,TX州的大陪審團起訴Ken Paxton三項有關證券欺詐的重罪。到今天,他的刑事案仍然未開始進入審訊程序。)

最後,我更擔心的是,最高法院拒絕受理或裁定Trump訴訟失敗後又會怎樣。雖然說起來很矯情,但我非常厭惡、也很擔心對司法(i.e. 法庭)的無理攻擊。當這些人在法庭屢敗屢戰,最終被擊倒時必定會責怪司法系統 - 而這種「法庭不支持我的政治立場就是沒有司法獨立的敗壞法庭」是對法治基礎最無理惡劣的破壞。

訴訟文件原文︰
TX請求最高法院受理的動議:(https://www.supremecourt.gov/....../20201208132827887......)。

請求臨時禁制令動議: https://www.supremecourt.gov/....../20201208133328638......

AR, LA, MS, SC, UT請求加入成為原告的動議:
https://www.supremecourt.gov/....../20201210115500103......

Trump請求加入成為原告的動議:
https://www.supremecourt.gov/....../20201209155327055......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25:58 | 顯示全部樓層

TX訴訟最高法院不受理 (標題為轉載者所加)

本帖最後由 張立德 於 2020-12-12 15:10 編輯

2020年12月12日
來源

突發消息︰TX州的訴訟被最高法院拒絕了。原因︰沒有起訴資格(standing)。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as moot."

https://www.supremecourt.gov/....../121120zr_p860.pdf
=====
The State of Texas’s motion for leave to file a bill of complaint is denied for lack of standing under Article III of the Constitution. Texas has not demonstrated a judicially cognizable interest in the manner in which another State conducts its elections. All other pending motions are dismissed
as moot.

Statement of Justice Alito, with whom Justice Thomas joins: In my view, we do not have discretion to deny the filing of a bill of complaint in a case that falls within our original jurisdiction. See Arizona v. California, 589 U. S. ___(Feb. 24, 2020) (Thomas, J., dissenting). I would therefore grant the motion to file the bill of complaint but would not grant other relief, and I express no view on any other issue.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2 12:34:06 | 顯示全部樓層

美最高院駁回賓州大選訴訟


連川普親自提名的3大法官也給致命一擊? 美最高院駁回賓州大選訴訟

因欠了賓州郵寄選票違州憲一樣,現在補上新頭殼的報導
來源


美國最高法院在當地時間8 日駁回了賓夕法尼亞州共和黨人提出的阻止對該州選舉結果進行認證的請求,9名大法官達成一致決議,連美國總統川普親自提名的3名大法官都不挺川普。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這對共和黨想讓拜登勝選結果無效的希望而言幾乎是致命一擊。

CNN指出,最高法院的這個裁決對川普來說是一次毀滅性的失敗,他經常吹噓最高法院有可能推翻他的選舉失敗結果。

美國最高法院在週二發佈的裁決只有一行字,
"The application for injunctive relief presented to Justice Alito and by him referred to the Court is denied"

9名大法官中沒有一人表示異議或發表評論。目前美國最高法院包括6名保守派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6名保守派大法官包括川普親自提名的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佈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

這個裁決也是川普最新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第一次就與選舉有關的爭端做出表態。


就在美國最高法院發佈此項裁決的幾個小時前,川普直接呼籲州官員和最高法院大法官協助他顛覆選舉結果,並不斷錯誤地暗示選舉期間存在大規模的「選舉詐欺」行為。

川普稱 : 「讓我們看看是否有人有膽量,不管是立法者、立法機構,還是最高法院的法官。讓我們看看他們是否有勇氣去做這個國家每個人都知道是正確的事情。」

德克薩斯大學法學教授史蒂夫·弗拉德克對此表示,大法官沒有公開異議的迅速行動是一個信號,最高法院可能不想捲入川普正在進行的挑戰選舉結果的活動。

他說 :「大法官們只發佈了一句話,沒有單獨的意見,這是一個強有力的信號,表明最高法院有意避免與選舉有關的爭議,讓選舉進程繼續進行下去。」

根據賓夕法尼亞州的法律,週二是該州「安全港」的最後期限。這意味著,在美國國會明年1月清點選舉人票時,必須接受在最後期限之前得到確認的選舉結果。

在美國最高法院週二發佈命令之前的幾個星期裡,川普及其盟友一直聲稱美國總統大選發生大規模舞弊事件,稱他的第二個任期被「竊取了」。

上周,川普在喬治亞州宣稱,「我們仍然會贏」。

到目前為止,川普競選團隊在美國各州發起的選舉訴訟正被快速駁回或撤銷。而在本週二之前,就有多名消息人士告訴CNN,特朗普的律師團隊內部也開始意識到法律努力即將結束。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6 20:36:55 | 顯示全部樓層
來源

2020年12月16日

本專頁將會在美國東部時間晚上另外撰文討論有關題材。在那之前,令人頭痛的是大量所謂的香港"KOL"作出不實資訊 - 最方便快捷的做法是直接找一個來批判。Here is the lucky winner. (https://www.facebook.com/yhmetblogspot/posts/3804336606283116)
//美國主流媒體當然不報道鬧出兩套選舉人票的結果,華媒只有兩三間有報//
事實上錯誤。隨手就可以找到的例子:
https://apnews.com/....../election-2020-joe-bide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f0fcc59c-3e52......

另外,沒有所謂「兩套選舉人票」。選舉人票結果只有一個,而數個州的共和黨人自行任命的「另類選舉人」另外投票而已。


//但實情是現在出現了兩套「現實」——國會將會收到兩套選舉人票結果,在州政府版本,拜登贏306票,在州議會版本,特朗普則贏316票。//
事實上錯誤。

並不存在什麼「州議會版本」。是數個搖擺州的共和黨自行任命了「另類選舉人」投票Trump,並非由州議會所選出或授權。(例,見PA州共和黨聲明: http://www.pagop.org/....../republican-electors-cast....../)
事實上很多這些州份的州議會在昨天根本沒有開會。

//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選舉人團都決定將合共84票投給特朗普。//
事實上錯誤。同上。

另外,PA州共和黨聲明亦表明該投票有條件的,而條件就是Trump及Pence在根據「不能被上訴的法院決定」或「其他法律上有效的過程」被終極地確定為總統及副總統("The conditional resolution states that electors certify their vote for the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n the understanding that if, as a result of a final non-appealable Court Order or other proceeding prescribed by law, [they] are ultimately recognized as being the duly elected and qualified Electors for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from the State of Pennsylvania…”)。

//更準確的說法是,七個州議會透過其民主成份表達了對大選投票的不信任,反映他們都相信大量舞弊發生。//
「更準確的說法是」, 這個句子是事實上錯誤。同上。

//關鍵的選舉訴訟尚在爭戰//
Where?

//Dominion的投票機正被法院檢驗,初步結論是「它為作弊而設」//
法院的工作並非檢驗任何機器。至於所謂「初步結論是『它為作弊而設』」更是沒有來源的結論,而且有違所有法院在目前所有案件所作出的所有判決。

P.S. 選取此作者的原因是因為已看到他多次對美國選舉及訴訟散佈不實資訊, 例: https://www.facebook.com/yhmetblogspot/posts/3716899265026851


====================
引用之引文

美國主流媒體當然不報道鬧出兩套選舉人票的結果,華媒只有兩三間有報,媒體控制了大眾該要接受哪一套現實,但實情是現在出現了兩套「現實」——國會將會收到兩套選舉人票結果,在州政府版本,拜登贏306票,在州議會版本,特朗普則贏316票。為甚麼會這樣?
因為賓州、喬治亞、密西根、威斯康辛、內華達、亞利桑那和新墨西哥一共七個「藍色州份」,共和黨控制的州議會選舉人團都決定將合共84票投給特朗普。

這是否代表他們全都支持特朗普連任呢?更準確的說法是,七個州議會透過其民主成份表達了對大選投票的不信任,反映他們都相信大量舞弊發生。不過,這又「不代表」他們否決了州政府的版本,現實是兩套結果都是合法。州議會再一次向民主世界演示甚麼是權力制衡,他們所維護的不是特朗普贏,而是維護結果未定的狀態。關鍵的選舉訴訟尚在爭戰,憲法卻規定今日要塵埃落定,故他們的目的是製造變數,提供一個另類選項,把最終結果的決定權交回國會手上。屆時參議院就會照12月15日至1月6日之間所發生的事,決定接納哪一個選舉人票版本,如果州議會不這樣做,國會便會別無他選確認拜登獲勝。

然而,這是否代表參議院一定否決州政府的版本呢?這就是政治。共和黨也有聲音勸迫特朗普認輸,如最終要由彭斯宣佈接受拜登勝選的結果,他一定也會百般滋味在心頭。到參議院也無法決定時,便會交予眾議院裁定。屆時會怎樣操作,耐心觀察下去吧,因為對這些議員來說,怎樣處理這個問題,他們全都算是「初哥」。

Dominion的投票機正被法院檢驗,初步結論是「它為作弊而設」,因為它的錯誤率參數設在68.05%,代表接近七成的票可被覆寫,密歇根州確有數千張特朗普的票轉給拜登。見到這類消息時,不少人都會心想不要再給我希望了。耐心和期望管理就是這些人的功課,做好了這功課,身為香港人的你便學會怎樣孤軍作戰也不至失去希望。

作者




議政大臣

正一品太師

威望25
聖眷441
銀兩14158
文采 14
武藝6
戲點0

868

主題

7483

帖子

8612

積分

爵位欽賜榮郡王
議政議政大臣
職位從一品文華殿大學士
兼職從二品直隸巡撫
兼職總理刑部事
兼職國史監修總裁官
榮職
榮職
族籍滿族鑲藍旗
 樓主| 發表於 2020-12-16 20:42:24 | 顯示全部樓層

《另類選舉人》

本帖最後由 張立德 於 2020-12-16 20:44 編輯

來源

2020年12月16日

在最高法院裁定TX州沒有起訴資格、沒有任何聯邦及州法院裁定有舞弊、美國選舉人團在昨天完成投票後,本來以為鬧劇終於完結。但華語世界的社交媒體仍然有大量不實資訊,大部分是有關白宮顧問Stephen Miller所聲稱的"alternate electors" - 與Kellyanne Conway在四年前有關Trump就職典禮人數的"alternative facts"(另類事實)相似,在此且稱為「另類選舉人」。

先陳述客觀事實。在星期一,美國各州的選舉人團正式選出Biden為下任總統。同日,數個搖擺州的共和黨所任命的「另類選舉人」投票予Trump。例如,在GA州,民主黨的16名選舉人在州議會大廳內投票予Biden;但共和黨的16名「另類選舉人」則在大樓的某房間內自行投票予Trump、門口的人甚至聲稱房間內正在進行「教育會議」 (https://www.nytimes.com/....../no-republican-attempts.....; https://twitter.com/bluestein/status/1338522299360800771);在MI州,有記者影片顯示共和黨選舉人嘗試進入MI州議會大樓去投票Trump,但被州警察阻止進入大樓 (https://twitter.com/rbeggin/status/1338568801554747395)。至於在WI,甚至沒有人知道共和黨投了什麼票 - 因為是他們自己秘密進行的(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f0fcc59c-3e52......)。

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另類選舉人」並非由州議會選出或授權(遑論得到州長的選舉結果認證)】- 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州議會願意違背選民意願而去另立選舉人,例如MI州共和黨眾議院議長Lee Chatfield所說︰「而這也是為什麼州眾議院沒有足夠的支持去另外任命選舉人。我擔心我們會永遠失去我們的國家。這樣做會絕對相互保證毀滅將來任何有關選舉人團的選舉。而我不能容忍。我不會這樣做。」("And that’s why there is not enough support in the House to cast a new slate of electors. I fear we'd lose our country forever. This truly would bring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for every future election in regards to the Electoral College. And I can't stand for that. I won’t.")。

這些「另類選舉人」只是上述某些州的共和黨所自行任命的選舉人。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法學院教授Rick Hasen指這些人「並沒有任何法律權限[去投票],所以並不影響選舉人團的選票」。Ohio State University的憲法學教授Edward Foley指出,「你、我、及我們的十個朋友也同樣可以寄出選舉人票,支持我們最喜愛的運動員或電影明星成為總統 - 而得到的法律效果會是一樣的。」(“[Y]ou and I and 10 of our friends could send in electoral votes for our favorite sports figure or movie star and it would have the same legal status.”)

根據Trump陣營及共和黨的說法,這種做法是萬一Trump在法庭能勝出訴訟,這些「另類選舉人」就會變成有用。例如PA州共和黨的聲明中指出,這只是一個程序上的投票,取材自1960年夏威夷州民主黨人投給JFK(見文末討論),並非為了篡奪或反對PA州的選民意願(見: http://www.pagop.org/....../republican-electors-cast....../)。事實上他們甚至表明該決議是有條件的("conditional resolution"),而該條件就是「如果有不能上訴的終極法院裁決或其他法律所闡明的程序中承認他們是被選出來作為選舉人去投票」("The conditional resolution states that electors certify their vote for the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 'on the understanding that if, as a result of a final non-appealable Court Order or other proceeding prescribed by law, [they] are ultimately recognized as being the duly elected and qualified Electors...'"。換句話說,明顯地,這些「另類選舉人」自己也知道目前他們的選舉人票一文不值 - 除非法院打救Trump。

那這個如意算盤有沒有用呢?

要探討這問題,我們首先看看,在國會所通過的聯邦法律上,選舉人在總統投票上的有關程序 - 這系列的法案統稱為Electoral Count Act。

根據3 U.S. Code § 5,每個州的選舉人的爭議必須要在選舉人會議的6天前完成(也就是2020年12月8日)。該天前所做的所有「最終決定」("final determination")都須被視為「決定性的」("conclusive")。(2000年的Bush v Gore一案就是在3 U.S. Code § 5限期日作出裁決的)。

根據3 U.S. Code § 6,每個州在決定選舉人後,其州長都必須盡快向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寄出封印蓋章的認證選舉結果,包括選舉人名字、選舉票數等(2020年選舉的各州州長認證早已完成)。

根據3 U.S.C. §§ 7,8,每個州的選舉人都須根據其州所決定的地點去投票。

根據3 U.S.C. §§ 9,10,11,每個州的選舉人都需要認證他們的投票結果,並附上之前州長所發出的認證,送到參議院首長以及該州的州務卿,然後在翌日再把認證送到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及當地的聯邦法官。

根據3 U.S. Code § 6,美國檔案及文件署署長需要把早前從州長寄來的認證選舉結果寄到國會兩院。

根據3 U.S. Code § 15,參議院首長將會打開每個州選舉人所寄出的認證結果。然後由四名代表("tellers" - 兩名由參議院任命、兩名由眾議院任命)去讀出這些認證結果。

3 U.S. Code § 15亦說明了議員反對選票的程序。議員的反對須由書面作出。議員提出反對後,眾議院及參議院須分別開會考慮;除非兩院都同意應該反對選票,否則經過州長認證的合法選舉人的選票必須計算。

由以上可見,美國總統的一般簡單過程是︰選舉 -> (爭議) -> 選舉人會議 -> 州長認證 -> 參眾兩院。

而3 U.S. Code § 15的其中一大段是有關如果國會收到兩份或以上的選票結果,應該如何處理:
"...If more than one return or paper purporting to be a return from a State shall have been received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Senate, those votes, and those only, shall be counted which shall have been regularly given by the electors who are shown by the determination mentioned in section 5 of this title to have been appointed, if the determination in said section provided for shall have been made, or by such successors or substitutes, in case of a vacancy in the board of electors so ascertained, as have been appointed to fill such vacancy in the mode provided by the laws of the State; but in case there shall arise the question which of two or more of such State authorities determining what electors have been appointed, as mentioned in section 5 of this title, is the lawful tribunal of such State, the votes regularly given of those electors, and those only, of such State shall be counted whose title as electors the two Houses, acting separately,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is supported by the decision of such State so authorized by its law; and in such case of more than one return or paper purporting to be a return from a State, if there shall have been no such determination of the question in the State aforesaid, then those votes, and those only, shall be counted which the two Houses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were cast by lawful electors appoin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s of the State, unless the two Houses, acting separately, shall concurrently decide such votes not to be the lawful votes of the legally appointed electors of such State. But if the two Houses shall disagree in respect of the counting of such votes, then, and in that case, the votes of the electors whose appointment shall have been certified by the executive of the State, under the seal thereof, shall be counted."


如果你看不明白以上這段不知道為什麼要寫得如此艱澀隱晦的東西,請不要氣餒,you are not alone(歡迎大家嘗試翻譯 - 我不可能做得到)。但大意是說,假設參議院首長收到兩份不同的選舉人結果,則只有符合3 U.S. Code § 5的才能被計算;而如果兩份選舉人結果都符合(或兩個都不符合)3 U.S. Code § 5,則須由參眾兩院分別同時承認才能計算其中一份;而最後的一句補充說,如果參眾兩院對以上的計算沒有共識,則必須計算州長所認證的選舉人結果。

問題是,在2020年大選,Trump的「另類選舉人」甚至連U.S. Code § 5的條件也不符合 - 他們並非州議會所授權、沒有州長認證、目前沒有正在進行中的重新點票、之前的重覆點票也沒有出現翻盤、當地多個法院在U.S. Code § 5限期前也早已作出裁決判Trump陣營敗訴 - 換句話說,final determination並沒有疑問。而即使退百步去假設,arguendo,這幫人符合U.S. Code § 5 (從而造成兩份選舉人結果都符合的局面),由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自然不可能承認這幫「另類選舉人」(而目前多名已經承認Biden獲勝的共和黨人也是不會在參議院承認他們)。換句話說,由於參眾兩院不可能分別同時承認這些「另類選舉人」,所以州長所認證的選舉人結果才會有效。

最後,我們來看看1960年的夏威夷州總統選舉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以下資料來自Harvard Law School的憲法學教授Laurence Tribe所引用的夏威夷州州議會竹本松(Patsy Mink)的議會發言紀錄(https://www.govinfo.gov/....../CRECB-2000-pt18-Pg26609-2.htm)。

在1960年的夏威夷州總統大選,共和黨的Nixon(尼克森) 在首次點票中勝出民主黨的JFK (甘迺迪) 141票。在11/28/60,當時的代理州長認證了Nixon勝出的選舉結果。這個認證結果受到民主黨的法庭挑戰,要求重新計算34個選區的選票(該州共有240個選區)。在選舉人會議當天,選票尚未完成重新計算,但JFK在重新點票後已反超前。基於代理州長的認證,共和黨人投出了他們的選舉人票。民主黨人雖然沒有代理州長的認證,但也投出了他們的選舉人票。在12/28/60,法院宣布JFK以115票勝出夏威夷州。當國會在1/6/61計算選舉人票時,國會收到了三份夏威夷州的認證選舉人票︰

第一份是12/19/60的共和黨選舉人認證結果(附有夏威夷州代理州長的11/28/60認證);
第二份是12/19/60的民主黨選舉人認證結果;
第三份是夏威夷州的共和黨州長在1/4/61作出的認證,稱由於「[夏威夷州]的法院所裁定」,「民主黨選舉人的選出是符合州的法律、也符合美國的憲法及法律」。第三份的州長認證也附有法院裁決。

當時的副總統(也是Nixon本人)建議將第三份認證視為合法有效的選舉人票。沒有任何人反對,而且受到夏威夷的兩黨議員支持。Nixon在1960年的選舉落敗,但在1968年選舉中勝出成為美國總統。
簡而言之,1960年的夏威夷州選票差距只有一百多票、在選舉人會議當日仍然在重新點票而且當時JFK已反超前、重新點票完成後結果翻盤、法院裁定翻盤有效、州長認證翻盤結果、而共和黨及Nixon自己甚至支持州長認證的民主黨選舉人票。
與2020年的情況相比,關鍵州的選票差距數以萬計、所有重新點票已完結、幾乎所有法院都已裁定Trump陣營敗訴、也沒有州長認證任何另類選舉人票。

Laurence Tribe教授直言「Trump的假選舉人與1960年的JFK選舉人沒有相似之處」。He is not wron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1-3-7 19:38 , Processed in 0.0607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